冷暖自知? ★

考试暂退,我爱你们★
【from—Mrs Sebastian ☆】

【妇联叉男混同】废铁爸爸说天凉了该搞事了★【1】

短篇,丧病风,OOC,PG—13,文笔废,胎教文笔还不想认真写系列,“放飞自我+修仙到走火入魔+学习到神志不清+喝嗨了+加连载中的长篇写到结尾卡脑洞气疯+疯狂想搞事作死”摸鱼产物,内含【盾冬】【EC】【锤基】(锤基下章或下下章吧)【贾尼】等……提及【狼队】等(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儿会写到那些到时候再说吧)【其实我觉得这篇里的关系理解为友情向也完全o几把k但tag还是打着吧】……
—————————————————

时间:9.00AM
[泽维尔天才学院]
     “艾瑞克!你不能总是这样,罗根是有自愈能力但他也是有触感的!”
     艾瑞克很生气,艾瑞克很委屈,艾瑞克很想搞事而且觉得自己一点儿没错:“罗根摸眼镜小子的屁股!”
     “oh……这…”查尔斯明显被这个回答噎住了,回过头,“那你也不能把他倒挂起来,况且我真的不想再接到然后关于投诉金门大桥上为什么倒吊着个人的电话了艾瑞克。”。
     万磁王的固执全美国人都亲身体验过,当他决定要送给爱人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婚戒时他可以为此去扛一个体育场回来。
     但当查尔斯那双温柔的蓝眼睛略带请求意味的看着他时,原则?见鬼去吧
     在发现自己拒绝不了查尔斯的请求,并且从此以后都不能再把金刚狼以各种理由倒吊着玩儿后,艾瑞克更生气了,更委屈了,更…想搞事了……他义无反顾的拿上紫红色的头盔,奔向远方。
     “你真的觉得让他出门不搞罗根搞别人是个好主意嘛查尔斯?”瑞文敲开校长室的门。
     “我相信艾瑞克,瑞文,对了,帮我把罗根叫来,我想,我得跟他好好谈谈。”查尔斯露出一个温柔真诚而光芒四射的笑容,温柔挑起的嘴角,真诚的蓝眼睛,以及……反射着灯光的光芒四射的…原本长着茂密发丝的部位……
     瑞文觉得有些刺眼,但不是因为头顶,而是因为她看到了基情,“相信艾瑞克?你怎么不相信死侍今天会一言不发?东方人管这叫情人眼里出西施!”瑞文犯了个白眼,然后在查尔斯开始他的爱的教育之前逃出了办公室。
      “艾瑞克出门是不是戴了头盔?”后知后觉的查尔斯终于想起了什么。

[复仇者大厦]
     在实验室泡了一夜升级山姆的鸡翅(划掉)翅膀正在给升级后完美的翅膀小心翼翼的仿佛在奶孩子般的上机油的托尼打了个喷嚏,英伦电子管家的声音适时响起“sir,我认为您应该补充足够的睡眠。鉴于您一晚没有进食,您可以吃一个甜甜圈。”
     原本听到要睡觉而黯淡的焦糖色大眼睛在听到甜甜圈的一瞬间blingbling闪闪发光,托尼“砰”的将刚刚倍加爱护的鸡翅扔在一边,打开冰箱:“有草莓和巧克力甜甜圈!我可以吃两个嘛jar ”说着那两个成完美圆形甜甜圈各少了一个角并以肉眼不可捕捉的速度消失了。
    “sir……”
     自知理亏的钢铁侠飞快躺上了床。实验室中的战甲突然仿佛腰间盘突出般哆嗦着抽搐了几下。
[美国队长博物馆]
     正直善良大公无私的美国队长一脸我为了美利坚人民的自由而战地挤开几个插队在他前面的人,抢到了限定的李子味儿雪糕,然后用一种你让我和美利坚很骄傲的表情看着“好朋友”吃雪糕。
     “吧唧,你记得吗,当初你攒了一周的零花钱请那个豆芽菜我吃雪糕。”史蒂夫笑的像只金毛。
     “嗯,然后你就差点哮喘病发。”吧唧头也不抬,超大份雪糕少了一半。
“是啊,后来你为了赔礼道歉给我做了个苹果派,糖放多了,但其实你根本不需要道歉,我怎么会生你气呢?”史蒂夫现在笑得像只萨摩耶了。
     “是吗?”
     “哦…吧唧,你不记得了,没事, 当初我们在布鲁克林的时候……”
     又来了!!冬日战士有些绝望,每当史蒂夫以“当初我们在布鲁克林的时候”这12个字起头时,就像开启了某种隐藏人格一样,地球毁灭都没办法阻止他把和吧唧在布鲁克林的20年时光中所以鸡毛蒜皮的事全数一遍。
     “那时候我还是根豆芽菜,你……”史蒂夫嘴角的弧度越扯越大,笑得像只阿拉斯加。
     ‘你是根豆芽菜,我是全布鲁克林最受女孩欢迎的巴恩斯,我知道,我都知道,我想起来了,我全想起来了!!!闭嘴!!!但看着史蒂夫一脸沉醉在回忆里的样子又不忍心打断他,他这样笑简直是个甜心。’努力装作表面不动声色埋头吃雪糕的吧唧想着。
     “那时候你会把钥匙藏在一块砖头下面,一次我……”史蒂夫笑得傻气侧漏,开始向哈士奇靠拢。
     “咔嚓”装雪糕的塑料小杯子出现了一条裂缝,吧唧用理智冷静的金属左手摁住感性冲动的人类右手以免他一巴掌糊在全世界唯一和他有关联的人喋喋不休的嘴上。50年的冬日战士经历让吧唧有了点可爱的小爆脾气。
     “我会画画,我小时候一直画,虽然现在也是,偷偷画你,你知道吗我……”
     于是理智冷静的金属左手也怒了,“啪”的捏爆了手中的雪糕杯子,带着一手的黏糊糊的雪糕呼啸着打向史蒂夫傻笑着的帅脸。
     吧唧一脸懵逼加心疼的看着自己捏爆了的美味雪糕然后更加懵逼加惊恐的看着自己一拳打在史蒂夫脸上。
     他发誓他本来只想捏爆这张公共长椅没想打人的!
     史蒂夫正回忆到吧唧给他过11岁生日。突然,英俊左脸感觉到了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整个人倒飞了出去。他也一脸懵逼的抬起头,看到打了自己的那个人一脸惊恐的挥舞着金属左臂冲过来,目标还是自己的左脸。史蒂夫下意识掏出盾牌以免毁容,然后“pang”的用四倍力糊在了自己左脸上。
     美国队长博物馆门口,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一脸扭曲的互殴着。
     不,不是互殴,是冬日战士一脸懵逼惊恐又扭曲的殴打着美国队长的左脸,美国队长一脸扭曲惊恐又生无可恋的拿着拿块象征着美利坚主义精神的星条盾牌在冬日战士挥拳殴打自己的空挡中玩儿命拍打着自己的象征着美利坚主义精神的左脸★

—————————————————
啧…我废话真的好多啊……写了半天最后才切入正题…修改了一万年…这文笔真的…自己都看着隔应……算了……就当满足一下自己的脑洞,反正不是大号写的再神经病也没事★
(还有,相信我,我是爱他们的,就有有点儿粉不如黑)

评论(11)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