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暖自知? ★

考试暂退,我爱你们★
【from—Mrs Sebastian ☆】

【妇联叉男混同】废铁爸爸说天凉了该搞事了★【3】

短篇,丧病风,OOC,文笔废,胎教文笔还不想认真写系列,“放飞自我+修仙到走火入魔+学习到神志不清+喝多了+加连载中的长篇写到结尾卡脑洞气疯+疯狂想搞事作死”的摸鱼产物,提及【盾冬】【EC】【锤基】【贾尼】等…吧…(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儿会写到哪些,到时候再说吧)【其实我觉得这篇里的cp关系理解为友情向也完全o几把k因为我不会详写感情线最多只是提及,但tag还是打着吧】…… —————————————————

【3】〔本章EC蜜汁消失了,但我强迫症就是想打tag〕

[神盾局]
     卤蛋局长(划掉)弗瑞看着面前横七竖八的一群人,嘴角抽搐。
     美国队长的右脸仍旧英俊逼人,凛然正气,左脸鼻青脸肿,完全变形,肿的比右脸几乎大了一倍,左右脸结合起来那效果简直叫人拍案叫绝,卡西莫多看到这样一张脸估计都能觉得自己真他妈帅。
     冬日战士沉默蹲在门边的角落里画圈圈,一股自责的怨气在他头顶盘旋不散,地板被那只画圈圈的金属手指摁出了几条裂缝。
     蜘蛛侠蹲在另一个角落吓的瑟瑟发抖。
     钢铁侠坐在沙发上,灵魂出窍JPG。连贾维斯烤好的一整盘24色各种味道的甜甜圈都看不见。
     雷神灰头土脸的仿佛刚刚挖煤回来,他自己倒是不在意,挤到弟弟身边一脸担忧。
     洛基坐在沙发上,远离脏兮兮的雷神,手里紧紧攥着一把超大号捅肾刀,想把地球捅个对穿。
     猎鹰左手抱着垃圾桶连胃酸都呕了出来,右手用一种可以捏断普通人骨头的力气撑着没有感知,同样转了8万多圈却脸不红心不跳的幻视。
     克林特哆嗦着不停拉弓颤抖的双手抱住班纳博士的大腿嚎啕大哭装可怜。
     班纳博士在喝茶,手指隐隐泛绿。
    卤蛋局长开始怀疑他当初招募这帮逗比的初衷了。
     他看向平时最让人省心的史蒂夫“我记得你出门前说的是去博物馆看看以前的视频可以帮助巴恩斯恢复记忆对吧。你他妈是被全纽约人围攻了嘛?”
     史蒂夫变形的左脸一抽“呃……其实只有一个人打了我……”说着他瞟了一眼墙角的吧唧。后者正在面无表情淡定画圈圈,内心却痛不欲生‘我把史蒂夫打了我把史蒂夫打了我把史蒂夫打了我把史蒂夫打了我把史蒂夫打了我把史蒂夫打了……’
     卤蛋光溜溜的头顶暴起一根青筋,神情严肃:“就算罗杰斯不还手你也不能这样打他啊!愿意为了你赴汤蹈火的只有罗杰斯了!是不是九头蛇给你做了什么奇怪的思想工作?做人不能这么狠毒的巴恩斯!”
     吧唧很委屈,但他不能反驳,也没法反驳,吧唧很想说他不是,他没有,他一贯的做法会更暴力更狠毒一点比如直接把敌人炸上天,或一枪爆头,而不是疯狂锤脸,还有他绝不会伤害史蒂夫的但他无法控制自己成了精的金属手臂。可是他不能这样告诉弗瑞。
     “是这样的,”吧唧试着组织了一下语言“呃……我的手臂可能是短路了一下,我……我没有办法控制它。”
     “短路了会打人?把美国队长打成这样???”一脸‘你他妈在逗我的’表情的卤蛋局长显然不接受这个回答。
      “局长,不是吧唧的错,他没有办法控制他的手了,”史蒂夫的声音有点虚,“其实……我也打了我自己…用盾牌……”
     一脸‘你们俩是把我当傻逼了吗’的卤蛋局长无fuck说。
     弗瑞转过头看看窗外的风景,再转过头来看看复仇者们再糟心的转过头看风景,再回过头,再转,再回……
     众人的眼球跟随这那颗黑湫湫的在太阳下闪闪发光的脑袋的转动而转动着。有点晕。
     “为什么……”卤蛋局长最终只憋出了这句话“我可以不管巴恩斯,但史蒂夫罗杰斯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殴打自己。”
     “……”史蒂夫罗杰斯一阵茫然同样无fuck说。卤蛋突然觉得自己该给神经病院打个电话预订几个床位。
     “就像吧唧突然没有办法控制他的手一样,我突然没有办法控制我的盾牌了,它一直拽着我的手,”美国队长试图摆出他平日做演讲时那张凌然正义的脸,但在半张脸面目全非的情况下,这反而显得有些狰狞,“不是我想殴打自己,也不是吧唧想打我,是盾和金属手臂在打我,一直打,一直打……”
     这番话似乎引起了不小的共鸣,复仇者们七嘴八舌起来。
     “你们的意思是你们的武器活了。”弗瑞平静的陈述,太阳穴突突跳。
     “今天还有两个神在美国队长博物馆门口一个打洞,一个跳钢管舞呢,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托尼欠揍的灵魂终于归位了。
     一把大号捅肾刀插在了托尼沙发的扶手上。
     显示器突然亮了,播放起推特上邪神优美的钢管舞姿。
     “够了!!!”卤蛋局长光溜溜的头顶暴起第二根青筋,“你们就是想告诉我,你们的武器活了,然后你的盾揍了你一顿,你们的武器也各自发疯?你们平时都对你们的武器做了什么?”
【史蒂夫内心os:我最多就是为了让吧唧开心点扔了两次盾】
【吧唧内心os:我最多就是用金属手臂捏核桃吃顺便撕了巧克奇诺的鸡翅】
【猎鹰内心os:我最多就是(被迫)用翅膀去给吧唧买了(好)几次李子】
【托尼内心os:我最多就是在派对上用盔甲掌心炮打西瓜酒瓶酒杯内衣……】
【皮特内心os:我最多就是用蛛丝发射器糊住韦德先生的嘴】
【雷神内心os:我最多就是用喵喵锤压着底迪不让他跑,用锤子飞去给底迪买布丁,给底迪放个闪电看,在底迪揍我的时候假装用锤子还几下手让他揍的尽兴…………】
【克林特内心os:我最多用弓箭……我啥都没干!!!!】
【幻视内心os:我最多就是……我没有武器!!!!是我的(振金)骨头疯了!!!!!!!!!!!】
【洛基……洛基什么都没想,只是手抖了一下“一不小心”一把捅肾刀捅在了索尔的肾上—最小号捅肾刀。】
     一片沉默……
     弗瑞忍无可忍,按下了呼叫机“寇森,你上来,我要你听一个鬼故事。”
     寇森表示他在出外勤。
    “罗杰斯也在我办公室。”
     20秒后,寇森敲响了顶楼的办公室大门。
     愤怒的卤蛋一口气在2分钟内说完了这个堪称百年奇闻的故事。语速完爆某卷西★
     说到断气的卤蛋定睛一看,寇森正巴巴的看着史蒂夫变形而惊悚的左脸,眼睛里是凝成实质的哀伤,那种丝丝缕缕的哀伤溢出他的双眼小心翼翼的向那张左脸靠近,想要触及却又胆怯的畏缩不前……
     “呕—”弗瑞头顶光溜溜的头顶暴起第三跟青筋突突直跳,不仅生气,还很想吐★
——————————————————
【日常废话】说好的今晚一定会更!我更了!!!(没错我就是传说中日更无存稿的中国好lof主)★
今天我家来了颗原子弹—一个4岁的熊孩子搞得我真的写的非常绝望★
所有错别字都是通假字★
求红心蓝手就算了,反正我说了你们也不会点的,不要殴打我就好,看在我今天怎么说也伪双更的份上★
最后,相信我我真的爱他们只是有点爱到深处自然黑★

    

评论(7)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