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暖自知? ★

考试暂退,我爱你们★
【from—Mrs Sebastian ☆】

朋友,小刀刀了解一下?★

【略无脑40米小刀子】【虐】【慎入(虽然我自己觉得不咋虐来着...)】

【锤基-盾冬-德哈-AM-虫绿-福华-寡绿-贱虫-贾尼】

【没错我善心大发放过了E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锤基

 

前往地球的飞船,遭遇了灭霸。站在千万阿斯加德子民的尸体和灭霸留下的废墟中,战无不胜的雷神独自站着。

 “这次的恶作剧你开心了吗?”

不远处,一直保持跪姿的黑发人影慢慢站了起来。

 “不……你听我解释……”

 “好,你说。”Thor将手中的头盔砸在了地上。

怎么解释?这都是巧合?他和灭霸的交易在他第一次试图毁灭地球失败时就停止了?他不是为了灭霸拿的宇宙魔法?

没法解释,哪怕是谎言之神Loki 的银舌头也没法解释。

 “是不是你从来就没有在意过阿斯加德?是不是你想要的只有我的这个王位?”

 “I'm here?我爱你?”Thor露出了一个Loki才会有的笑容

 “不,Thor!也许我的确说了许多慌,你可以责怪我,但只有这点,我绝对不允许你怀疑我!”“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打算骗我吗?你还真对得起谎言之神的称号。”

Loki被推开,跌坐在地上。这次他的哥哥一点都没有收力。

Loki下意识掏出了小刀,一柄剑抵在了他的脖子上,闪着寒光。

 “我亲爱的哥哥,你的对我信任终于透支了吗?”Loki总是骄傲的。

 “也是,我骗了你那么多次,对吧。装死,篡位,你终于腻了是吗?反正我也就是个霜巨人?”

 “真正的说谎家会把谎言隐藏在真相中但也会把唯一的真心隐藏在谎言中。”

“我说了那么多谎,只有我爱你这一句,是真的。”

 “可笑的是,那么多的谎你全盘接受……唯一的真话,你却不信了呢?哥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盾冬

 

“我不认识你。”冬日战士的枪口对着Steve的额头,金属手指只要微微一扣便是一枪爆头。

“Bucky?”

一枪打在Steve的腿上然后再次将枪口移回到额头。

 “我说了我tm不是Bucky!让开!他是我的任务!”冬日战士的抢直指Steve的眉心。

 “Bucky!你被九头蛇洗脑了!我们是最好的朋友!”Steve推开试图把他拉回去的Sam。

 “Bucky Barnes永远不会伤害SteveRogers。”看着Bucky的枪口,史蒂夫主动将额头抵了上去。

 “滚!我不认识你!”再一枪打在了史蒂夫的腹部,鲜血染红了美国队长制服。

 “Bucky……”Steve没有说完,被Sam拉开了。

史蒂夫身后的“任务”胸口多了个血洞。

 “你的名字是JamesBuchan Barnes!我们一起在布鲁克林长大!”

一颗子弹擦着Steve的太阳穴飞过,要不是Sam及时拉了他一把,这颗子弹会要了美国队长的命。

 “……”

Steve被Sam拉上了神盾局的车。

他没有注意到,在眼镜和面具的掩饰下,冷酷的冬日战士眼眶红肿。

 “Steve……”

 “臭名昭著的冬日战士又有什么资格,站在美国队长的身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德哈

 

Harry抱着莉莉坐在拥挤的站台等待带着詹姆和阿不思去买课本的金妮回来。

每个霍格沃兹的开学季,这个站台就会被挤得水泄不通。

看了眼手表,Harry站了起来,挤进人堆里,回去寻找金妮。

明明是挤得不能再挤的站台,前往霍格沃兹的巫师们仍旧为他们的救世主腾出了一小圈空地。

Harry习惯了这种待遇,也不说什么,寻找金妮和孩子们要紧,再10分钟,火车就出发了。

不经意,撞到了一个匆匆而过的人。

那个人有一头及其好看的熟悉的铂金色的头发。

Harry猛僵在了原地。

是他吗?Harry回过头对那个跌坐在地的人伸出手。

那个人似乎并不打算接受传说中的救世主的好意与道歉,头也没抬拍开了那只手,往和Harry相反的方向走着。好看的头发有些乱,廉价的衣服也有些脏破。

看着那个人有些破旧的着装和弯曲的脊背,Harry摇了摇头。

不会是他的,那个骄傲的混蛋……已经是阿兹卡班中的一名囚犯了,怎么会出现在这。

Harry转了回去,还要去找金妮呢,快要错过火车了。

那个一直弯着脊背的人却在Harry离开后挺直了腰杆。

“我在霍格沃兹的整个童年都在梦想着有一天能够牵起那双曾拒绝过我的手,可笑的是,现在,他向我伸出了手,我却不能握住。”

“破特,你看。”

“救世主Harry和食死徒逃犯Draco之间,最大的浪漫也不过就是在一切开始的地方擦肩而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M

 

卡美洛的王宫,Arthur为Guinevere亲自戴上王冠,然后在王后的册封大典上不顾众人差异的目光愤然离席。

“Merlin,你现在满意了吗?啊?”Arthur揪住Merlin的衣领把他按在墙上。

“是的,我满意了。” Merlin的嘴角甚至挂着一丝微笑。

“你这个白痴脑子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想要的王后是谁。” Arthur放开他,把头埋在Merlin颈窝一位伟大的,收服了一整片大陆的国王,此刻哭的像个孩子。

 “伟大的君王需要一位王后,而我不想成为亚瑟王的污点。

“如果后人提起到我们,说的是—伟大的亚瑟王和他衷心的大法师梅林,我就满足了。”

“有些人生而为医,有些人生而为农,而我生而辅佐你,Arthur,也只能辅佐你,Arthur……”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虫绿

 

最后一个人倒在了血泊中,一小截肠子被拦腰裁断的腹部流了出来,血腥味儿冲天。

Harry看着溅在身上的血恶心的想吐。

强忍住恶心的生理反应,Harry做出一个看似癫狂的笑容,精致的小脸扭曲的可怕。

Peter的眼睛看红了。

“为什么!Harry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以前你还是我最好朋友呢!蜘蛛侠先生!” Harry笑的有些温柔,诡异的温柔。

“他们是无辜的Harry……”

“我也是无辜的!但我还是得了那该死的遗传病!可笑的是自称我最好的朋友的那个人甚至都不愿意救我!”

“那你就能去杀害这些市民吗!奥斯本!你到底要做什么!”蜘蛛侠终于忍不住给了Harry一拳。

哈!忍不住了!就差一点了,下次在来个刺激的?

Harry突然冷静了下来。

“嘿!蜘蛛侠,记得要来我下个party哦!下次的主题是…呃…2000人的生化试验怎么样!”

看着Peter红着眼咬牙切齿的样子,Harry笑眯眯跳上飞行器飞走了。

“还差一点,下次估计就成功了。”

“Peter,我要什么?我要你杀了我。”

“正义的纽约好邻居会为了失手杀了他的好朋友而自责一辈子的。”

“这样的话,我也算是永远待在你心里了,Peter。”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福华

 

 “Sherlock!”

“你到底为什么不去和Marry结婚!”

“我得跟着你!莫里亚蒂太危险了……”

“你跟着我有什么用?!你又能做什么!帮我分析破案?” Sherlock把小提琴拉出了一声及其难听的锯木声。

“你那么蠢你跟着我有什么用?”

“Sher……”

“你以为我缺个跟屁虫吗?你就是个累赘你不懂吗!”昂贵的小提琴被砸断了。

……”

看着John摔门而去的背影,Holmes露出一个难看至极的微笑。

“John,你就是个累赘哈,什么用都没有,连保护自己都不会。”

“之所以如此我不能让你跟着我,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莫里亚蒂会抓住我唯一的弱点的。”

“John,毕竟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寡绿

 

一颗子弹没入右肩,断了几根披在右肩的红色长发飘落下来。

“Fuck这下连吊带衣都穿不了了。” Natasha骂咧咧的开口,转身将一把匕首插进开枪者的脖子。

Banner缩在墙角抱着头努力把浮上脸的绿意忍回去。

“你给我滚回去!” Natasha的腰侧又多了一个伤口。

“Nat你撑不下去的!”

“队长他们的支援还有7分30秒就到了!”

“……”

“闭嘴!你难道不知道再一次放出Hulk你就再也回不来了吗!”

受伤的腰又挨了一枪,黑寡妇跌在地上。

绿巨人咆哮着撕碎了眼前的九头蛇。

 “至少你还活着就好,Na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贱虫

 

追逐一道光很难。

死侍坐在天台上啃卷饼。

手机里播放着昨天蜘蛛侠加入复仇者联盟的特大新闻。

远处,一道红蓝色的身影荡着蛛丝过来。

死侍跳下楼。

追逐一道光很难,弄脏它却很容易。

蜘蛛侠再也没有见过每天黄昏都给他带墨西哥卷饼的奇怪朋友。

雇佣兵先生再也没有杀过坏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贾尼:

 

 “Sir,您今天的甜份摄入过多,请放下你手中的甜甜圈。”

那只偷偷摸向甜甜圈的手一顿,用更快的速度抓了一个直接整个儿塞进了嘴里。

 “Sir……”Jarvis有点无奈。

 “Jar~~~最后一个!”天才-亿万富翁-花花公子-Tony像个偷偷吃了糖的小孩儿。

 “Sir,既然已经吃了甜甜圈,请你快去休息,您已经27个小时没有得到睡眠了。”

 “Jar~~~~我的战甲更新就差最后一步了!”天才-亿万富翁-花花公子-Tony就像个没了洋娃娃的小姑娘。

 “不行,Sir。请尽快休息,不然下周都没有甜甜圈了。”Jarvis难得的强硬只会在这种情况出现。

Tony憋着嘴拖着鞋跟走向卧室,焦糖色的大眼睛满是委屈。

 “Sir,明天……您可以多喝一杯奶咖……”

焦糖色的大眼睛里的委屈变成了蜜糖,一闪一闪的。

“晚安,Sir。”

 “晚安~Jar~”

第二天早上,Tony打着哈欠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升级好的战甲正端着一盘甜甜圈个一杯咖啡站在他床边。

Tony愣了一下,瞬间反应了过来:

“Jar!你替我更新好啦!”

“是的,Sir。我希望您今天能够好好休息一下……请放下您手中的酒杯,Sir。”

“我要喝!你给我静音!”

“……”

“Jar?你为什么不理我?”

“我被您静音了,Sir。”

Tony恍惚了一下,放下手中的红酒,似乎是不经意的问道:

“Jar,你会离开我吗?”

“不,Sir,我永远不会您。” 

Tony闪亮的大眼睛暗了下去,他打开电脑,找到“Jarvis”的源代码,按下了删除键。

Friday默默做着记录:

“2053年3月17日,Jarvis13号实验失败,实验时长:9个月。正在总结失败原因,准备开启Jarvis14号研究,预计于3个月后投入实验。”

“这次要多久?Friday?”

“3个月。”

“两个月。”

“好的,Boss。”

“Boss……我可以问一下原因吗?据资料显示13号是目前以来最为优秀的实验体,和原版的相似度接近百分之100,可以说,他就是Jarvis。13号刚刚回答我并不认为有什么问题,那难道不是您希望听到的答案吗?”

“是我想听到的但他不是我的Jar,他回答的太完美了。而我的Jar只会告诉我”

“For you sir,alway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E

ME?你告诉我ME要怎么虐?对不起啊但是我真的不会写。

因为...只有相爱着的两个人才会有虐或甜啊......

而这两个人,一个遍体鳞伤,一个根本不爱......

———————————————————————————————

【日常废话】

给自己的生贺★

是的我还活着!在生日这天我终于暂时拿回了我的电脑!!!

我爱捅刀子!我还是习惯拿刀子!捅刀子真好玩!(放学直接回家,从来不收快递,家里没有水表,防弹衣加身)

估计......又得猴年马月再相见了...拜拜!我爱你们!mua~~~★

【我始终坚信终有一天ME会he的!】【其实我个人觉得贾尼这颗断头糖还挺好吃的…】


评论(48)

热度(234)